2018年6月5日 星期二

百日

早上5點40,沒睡好的夜晚,只覺得路上會塞車,便急急忙忙趕到轉運站,想看看還有沒有更早出發的車子,不過得到的答案是已經沒有更早一班的車了,只好等著原定七點的車子出發,而路上也果然不如其料的塞車了,最後快九點半才抵達台中,而黃媽媽已經在車站等我了。

黃媽媽看起來很憔悴,眼眶紅紅的,問我有沒有夢到柏盈,什麼時候夢到她的,說著說著聲音又哽咽了起來,害我也不自覺的跟著鼻酸。黃媽媽還是很惦記著柏盈,有時在跟黃媽媽說話的時候,淚水會由她眼角不自覺的滑落,令人不捨。

妹妹這個禮拜跟ERIC吵架了,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之前柏盈幫ERIC跟她和好的事情,在柏盈的牌位前一語不發的坐著,眼淚就掉了下來,弟弟看起來比較好一點,有跟他聊了一些家裡的近況。結束了百日禪佛,我們一起燒著金紙叫柏盈趕快來領,之後黃媽媽叫我留下來跟他們一起去吃飯,我們邊吃邊聊,黃媽媽跟我說到許多柏盈的事情,言語中聽的出她的不捨,但我卻又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,偶爾說到一些我知道的事情,我會趕快跟她分享,不時會在黃媽媽的眼神裡,看到很為柏盈驕傲的眼神,而黃媽媽現在小小願望,就是希望兩個兒女都健健康康的,我們都希望家人一切都安好。

我離開了台中,回到了台北,剛下車的我,到台中的旅程彷彿像是作了一場夢,有種熟悉感,卻又少了黃比比的笑容,大家都還是很想著妳,然後用彼此用自己的方式,繼續的生活下去。

想念,伴隨著每一個人,持續的思念著妳。
20170228_160111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