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10月31日 星期三

Hello, Saso san!


(我家老大趁這次去日本拜訪了已經退休的苗場老闆夫婦記述, 有去過苗場滑雪的人必對老闆娘他們充滿了許多回憶, 就讓老大娓娓道來Saso夫婦的近況... 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車子在蜿蜒的雙線道上忽左而右的前進,今天的天氣出奇的好,呈現眼前的是藍藍的海景和天空,讓我整個人都輕鬆了起來。沒有想到距離東京祗1小時的車程,卻有完全不同的風情,『真鶴』…果然是享受退休生活的好地方。車子緩緩開進整片的蜜柑園之中,眼前出現的小木屋怎麼那麼熟悉,房子的女主人正站在陽台向我揮手呢…『日安…Saso san』!

在真鶴等著我到訪的Saso san!



自Saso 夫婦五月份遠道自日本來台灣向大家道再見後,也過了大半年,既成的事實終究無法改變,相信所有的「Blue Ridge之友」都和我一樣,深深的祝福他們永遠幸福快樂。說來不知爽約多少次,從7月…9月…10月初…,很不好意思一直當放羊的小孩,終於有機會利用東京行和Saso夫婦碰面。由於安排碰面的Local、滑雪場會面時間都排的很散,我唯一能利用的時間祗有離開東京的返台當天。抵達東京的隔天早上, Saso就和我連絡安排碰面的時間,她很熱情的邀請我到他們在真鶴半島的家坐坐,我當然樂於前往那傳說中都是蜜柑樹的『Blue Ridge農場』。Saso san怕我不知道如何轉車,除了仔細的告訴我該搭的鐵道線及下車地點外,還把我可能會搭的班次時間提供我參考,Saso夫婦即使退休了還是那麼的熱心和貼心。


一早就出門…。



我的車票。



真鶴是觀光區,有純淨的大海和溫泉,同時也是往箱根的門戶,所以大眾運輸工具的選擇性蠻多。Saso建議我在新宿搭小田急線的『羅曼絲號』至小田原站,大約 1小時多的車程,東海道新幹線也在這裡停站(從東京僅車程30分鐘)。準備看訪Saso san的這天早上,先把行李寄在櫃台就往車站出發,有了Saso體貼且詳細的指示,我很容易的就在新宿車站搭上小田急的『羅曼絲11號』往小田原出發。美其名是羅曼絲讓我對沿途的風景很有期待,不過在車程前半段盡是水泥城牆的單調景色很快就把我帶去見周公,再張開眼窗外已是一片田野風情,可能是天色欠佳,沒有太多驚豔的感覺。


這是我要搭的羅曼斯11號。



小田原車站地上的圖案。



火車照時刻表的時間抵達小田原,才搭電扶梯上到出口,遠遠看到Saso先生在收票口等著我,和他簡短的寒暄後,他遞給我一張車票,原來小田原並不是我的目的地,我們還得搭區間電車到真鶴。原本在小田原還是陰暗的天空,出了真鶴的車站竟然是晴空萬里,配合上車站令人食指大動的海鮮料理看板,渡假風情突然濃厚起來。坐在Saso先生開的車中,望著藍藍的大海讓人感覺平和且與世無爭,心裡想…這裡的確是個安享退休生活的好地方,我為Saso夫婦的抉擇感到高興。不一會兒,車子轉進馬路旁剛好祗容的下一部車進出的小徑,Saso先生停下車,走出車外用手動拉開上面標示著私人產業牌子的柵欄,我終於到了Blue Ridge農場!


在小田原車站等候我的Saso先生。



真鶴車站外的海報看板。



Saso 先生關上柵欄繼續開車前行,冬季每每在苗場吃的蜜柑就一顆顆掛在樹上,不過黃中透綠的顏色代表著還未到採收期,這次應是沒有口福大啖蜜柑,小小的遺憾卻有更大的收獲…哈。熱情親切的Saso san早在屋外迎接我,我心裡一陣激動;與Saso san相會最是高興,還有一直搖尾巴的LALA,以及Blue Ridge…我真的看到Blue Ridge。Saso夫婦退休生活住在真鶴半島緊臨國家公園之處,他們的房子就座落在整遍蜜柑果樹之中,隱私性極高,整棟二層樓的木屋是Saso夫婦自行設計,鐵灰色的外觀與相互交錯的斜背屋頂,室內是全原木打造且挑高客廳,再搭樓中樓,屋裡屋外都有苗場Blue Ridge Hotel的影子,這讓我仿如又回到熟悉的家。我很想把屋內設施拍下來與大家分享,不過Saso先生一直強調要讓他們保持隱私,所以大家就去回味苗場 Blue Ridge,好東西我就獨享了。


GPS顯示中的真鶴半島。



往私密花園的小路,看到右手邊的一顆顆黃色的蜜柑嗎?



Saso 夫婦的家真的是內外兼修,黃澄澄的蜜柑想到就甜在心(真鶴產蜜柑),陽台望出去是藍天、大海、綠樹,很有南洋渡假風情。而屋內也儘是令人會心一笑的擺飾,從Blue Ridge Hotel搬回來的一些紀念品、Saso夫婦的年輕時的合照(超讚)、寶貝兒子的第一雙雪鞋、LALA的藍磁盤、Saso先生用過的樂器,連廁所的洗手檯都裝飾著貝殼大走海洋風。


有Blue Ridge影子的Saso之家。



從陽台望出去的海景,真是美麗。



屋內一角的擺飾,也是我唯一可以分享給大家的-Saso家的成員們;磁盤上是Lala哦。



與Saso 夫婦碰面後,一直處於亢奮狀態,都忘了已經中午,又到了享用Saso san廚藝的時刻。上了起士皮的濃湯、早上才從真鶴海邊現撈的生魚片、醋壽司飯、天婦羅、炸無花果(淋醬)…好吃啊…,真羡慕Saso先生的好口福。這裡面最讓我感興趣的是炸無花果,這可是Saso san的自創水果料理;一般我們吃潤喉的無花果都小小的乾果,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比雞蛋稍大的新鮮無花果。Saso將無花果先沾粉炸過,讓外皮有些厚實感,然後再淋上特製勾芡的酸甜醬。這道美味的前菜,剛端上桌時一顆紫黑色球狀物我還以為是像獅子頭之類的肉丸,用筷子剖開看到無花果特有的小籽時,一時覺得熟悉卻又叫不出名字,後來還是Saso先生搬出字典才想起原來是大號的無花果。吃進口中時因外皮沾粉炸過又淋了醬汁,有些許酥脆感,但無花果本身是軟的,所以可以說是入口即化;果實本身也有甜味,配上適中的酸甜醬,可以感受到自然的水果原味,真的是很特別的一道水果料理。


豐盛的的午餐之濃湯。



炸無花果。



新鮮的生魚片。



好吃的醋飯。



我們邊吃邊聊閒話家常,談到台灣雪友們對Saso夫婦與對Blue Ridge的不捨與祝福,他們是既抱歉又感動。我告訴他們不要感到抱歉,尤其是我來到真鶴看到他們目前的生活環境,我更感到他們的抉擇是對的。而且即使他們退休了,他們仍然很熱心的幫我們與苗場王子飯店洽談非常好的住宿價錢,另外Saso san還介紹我好幾間她認為很不錯的小旅館…,我們未來的滑雪活動都有可能利用,Saso夫婦真的也可以算的上是台灣滑雪活動的幕後推手。


蜜柑園的一小角。



時間過的真快,到了該道別的時候,因為Saso先生要去東京看醫生(他的背有點拉傷),還有和朋友聚會拉小提琴(退休生涯規畫的多采多姿),所以他陪我一起進東京。Saso san送我到小田原車站,我們互道珍重並約好下次我帶著小不點、兔兔和馬吉再一起去真鶴拜訪他們。在山手線的惠比壽站和Saso先生分開,我繼續搭車回到新宿領回寄在飯店的行李再往成田機場而去,東京的最後一天內心充滿喜悅,為Saso夫婦感到高興,相信同樣愛他們的台灣雪友也和我有相同的感受,期待下次與他們的見面。


在火車上Saso先生把他所保留的Blue Ridge Hotel布牌送給了我,這是要讓我延續Blue Ridge的精神嗎?我會加油的!

下篇補上老大之前所寫的 [さようなら 再見…Blue Ridge]  -續待

2007年10月29日 星期一

新開張

2007.10

071011

新的體認

新的態度

新開張

生日又過了^^

 

(P.S 左邊的彩票是公司發的生日彩票, 隔天對完的結果當然是大烏龜, 所以實習生妹妹就寫上了" 一號都沒中", 事實上是真的"一個"都沒重, 我煩的想發洩, 所以在旁邊順勢補上,"2號都中了", 寫完還被他們說了一頓=_____=||| 好冷~~~)

2007年10月19日 星期五

萬家香

2007.09.25
0925

中秋節~~

那天咱們家沒烤肉

是要少一份污染對地球盡一份心?

說真的只是懶惰大王~"~

不過對面陽台到處都可以看到歡樂的笑臉

恩~~~我喜歡^__^

2007年10月9日 星期二

人生

我有一個朋友,到了一家不太正常的公司工作.

這家公司在一棟商業大樓的九樓,是一家詐騙公司,他一進去就掛主任頭銜,卻什麼事情都不用做.

公司裡面辦公桌至少有五十張,上班卻不到五人,經理跟總經理每天不知道在哪裡,總機小姐也只會上網看線上購物.

至於他這個主任該做什麼工作呢? 坦白說,去上了五天班,五天裡連一件事情都沒做,連一通電話都沒接到.

 

然後,事情發生了,

一天傍晚接近下班時間,一群惡霸衝進公司來,揚言要找他的總經理,這時公司只有他跟總機小姐在

他告訴那些惡霸,說不知道總經理在哪,對方從來沒有進過公司,他連見都沒見過,一旁的總機小姐則是嚇得連話都不敢說.

 

惡霸把我朋友打了一頓之後,就把窗戶打開,然後把我朋友從九樓丟下去.

 

對,你們沒有看錯,他們把我朋友從九樓丟下去.

 

 

一年半之後,我接到了這個朋友的電話,他來台北工作了,邀我ㄧ起喝杯咖啡.

"九樓?"  我相信我的眼睛一定睜的很大

"對,九樓" 他點點頭,笑著說

"那你為什麼還活著?你確定你是人吧?" 我還刻意摸一摸他,確定他是人

"我當然是人" 他笑了一笑, "當時我掉在一輛大型的箱型車上,算是命大,也還好醫院就在附近,救護車很快就到了,不然我還是活不了."

 

而他接下來說的話真是讓我難以消化,他說,

從九樓掉到一樓的速度,他沒辦法回想,

他只記得他被丟出去之後,就直接栽到車頂上,

而因為他用盡所有力氣繃緊自己的肌肉,加上某些身體危機反應的激素快速分泌,在砸上廂型車頂的那一剎那間,

他全身都破了.

 

對,他全身都破了.

身上大概有數十條撕裂傷,是身體裡的力量撐破皮膚造成的.

全身一共缝了七百多針,嚴重的腦症盪讓他在醫院裡吐了三個星期,

全身有一半左右的肌肉是受傷的,必須經過復健才能回復肌理功能,

骨頭斷了幾根忘了,內出血併發腎衰竭幾乎要走了他的小命.

等這些難關都一一渡過之後,他還要面對一種每天都要面對的痛苦:

以一針兩孔(一進必有一出)來算,

全身一共超過一千五百個針孔,當每天麻藥退掉的時候,就像有人拿刀在割傷口一樣的痛.

 

"但是,我活過來了."

他說

"對於人生,我的看法改變了很多."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聽完故事, 大家都安靜了

他們的表情告訴我,我說了一個讓他們感到頭皮發麻的故事,

 

但...我也同時告訴了他們,

每個人...

其實已經很幸福,

比起很多人來說.

 

 

引自:六弄咖啡館 .自.序. 

2007年10月2日 星期二

沒做完!!

壓力很大的ㄧ天

 

0907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